好书需要“死磕”

时间:2018-12-12 15:15

12月2日,《黄土高天》新书签售活动在电视剧《黄土高天》的拍摄地之一陕西省麟游县举办,场面十分火爆,在小小的县城,现场签售了400多本书。没有什么比一本书受欢迎更能安慰编辑的了。回顾这本书的编辑过程,可以归结为一句话——好书需要“死磕”。

 

01

联系老作者 开发新选题

 

 

《黄土高天》的领衔创作者、著名编剧张强是天地出版社的老朋友、老作者,之前与我们合作出版过《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》《我的1997》两部电视剧同名小说,这两本书销量不错,而且都拿了奖,属于我们社最欢迎的那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好的双赢书。

 

天地社领导、编辑与张强老师一直都保持着比较密切的联系,一方面是出于友谊,另一方面,当然是想在他有新的创作意向时,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。2018年年初,张强在跟天地社社长杨政聊天时透露,他正在创作一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“三农”题材作品;同时,他的夫人李康博士在创作一部有关“浦东开发、开放”的作品《大浦东》,而且两个选题都入选了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“2018-2022百部重点电视剧选题”,还被列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第一批推荐参考剧目,并且都在前五位。杨政听了以后,当即提议他们在剧本创作的同时,构思创作同名小说,由天地出版社出版发行。鉴于张强与夫人李康合著的《我的1997》曾入选中宣部、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“2017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”,还入选2017年度“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”,并且有不错的销量,有成功经验在先,大家一拍即合。

 

在商讨出版合同时,张强老师提了几个要求:一是图书要在电视剧播出后上架,最好在电视剧播出时上架;二是小说虽然由张强老师领衔创作,但是由7位作者共同创作的,大家都署名会比较杂乱,最好能署一个笔名;三是反映农村当代史的作品非常稀少,各级政府对“三农”题材又极为重视,希望能有一个较高的起印数和版税。沟通了几回之后,合同敲定,两部书同时拿下。

 

后来,杨政开玩笑说,年底央视一套的黄金剧场被我们图书的同名电视剧承包了。事实确实这样,在11月30日《黄土高天》全剧终后,《大浦东》将在12月中旬登陆央视一套的黄金剧场。

 

02

统筹众书稿 情节细推敲

 

 

选题敲定的过程相当顺利,但是编辑打磨的过程就必须用“死磕”来形容了。当初领导把稿子递来的时候,还笑呵呵地说:“来,挑战一下。”因为之后编辑过程的艰难,责编对这个“笑呵呵”的印象格外深刻。

 

拿到稿子认真读过以后,责编立刻觉得压力来了。首先,稿件很宏大也很精巧,它讲了“三地”“三代”“40年”的故事,通过一个逃荒女、一个陕西汉、一个大学生串起了陕西丰源村、安徽小岗村、北京三地,这三地的情况基本就代表了整个中国的情况,而3个人所代表的一代人,以及他们的上一辈、他们的下一代,这三代人的经历和命运又将40年的变化完全展现出来。当时责编被这个构架震撼到了。应该说,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“三农”题材长篇佳作。其次,人物非常多、细节非常多,这使得小说丰满立体,但同时也意味着容易出现情节上的瑕疵,尤其小说是由7位作者共同创作的。责编的压力在于不能让一本好书砸在手里,但偏偏这本好书在细节上需要下大气力推敲、完善,而时间并不充裕。

 

尽管领导提前打了预防针,说7位作者在完成书稿后因为统稿工作有所欠缺,可能存在人名、地名前后不一致,甚至情节说法冲突的地方,责编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审完整部书稿之后,还是被小小地吓了一跳,因为书稿中确实有多处这样的问题。对于这些问题,责编都挑出来一一反馈给了作者,几位作者工作非常高效,我们很快就拿到了修改意见。

 

03

建立微信群 专门抓错漏

 

 

前期编辑工作虽然很认真,但后来核红时发现仍有问题,于是我们又默默地给自己加了个任务:重新审一遍。当时已经快要到国庆假期了,为了不耽误11月1日与电视剧同步上架,国庆节是必须要奉献出来了。这里要说明一下,我们之所以选择与电视剧同步出书,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直到电视剧定档后,剧名与海报还在斟酌打磨中,而我们如果想借用海报的元素来设计封面,就必须等到这些都确定。

 

总之,关键时刻,责编拿出了“死磕”的劲头,晚睡早起,专抓错漏,又有20多个存疑之处被抓了出来。比如,秦学安带领二小队偷偷分地之后打下的粮食被收公了,具体是怎么收公的;关于王方圆的职位升迁前后矛盾之处的处理;关于某位年轻人出外打工,之后又突然露面的合理性,等等。

 

后来,我们干脆建了个微信群,发动大家一起“头脑风暴”,把问题拿出来一处一处讨论、琢磨、完善。凡是稍微值得怀疑的问题,大家都不放过。虽然两位责编既“苛刻”又“打破砂锅问到底”,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砸过去,但作者们从没有表示过不耐烦,还夸编辑认真负责。事过之后,再回忆,似乎不觉得“死磕”的艰难,但“死磕”过后的踏实和安心一直在。

 

加班加点,我们终于在电视剧播出之前保证了图书下印厂,实现了跟张强老师的约定。电视剧在央视播出后收视率非常高,责编也拉着自己的父母去看,看的过程中他们不断重复着:“就是这样的。”“真是这样的。”对于出身农民的他们来说,这样的表达无疑是一种赞赏。他们看到了他们曾经历过的时代,引起了共鸣,而我也边看边给他们讲述书里更详细或者不同于剧情的一些片段,往往电视剧看完了,大家的讨论却没有结束。在看到电视剧之后,我们发现,原来剧情和小说还是有颇多不同之处的。当然,作者事前并未透露这些,但从编辑的角度来说,我们还是很欢迎这种不同的,毕竟给读者留了很大的想象空间,阅读也能体会到新鲜感。